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[研習記錄] 摺紙-數學

雖然還是挺手殘的,但是不得不說,摺紙活動真的比原先預期的紓壓。尤其是正八面體和正十四面體,超可愛的。



講師:新北市林口國中李政憲老師(上午場)、賴禎祥老師(下午場)

李政憲老師隨手都能把摺紙變成數學題目,或是用尺規作圖的原理融入摺紙中,真的很令人佩服。

賴禎祥老師一直要我們不要上傳,免得以後都沒有人要去研習了,真是一個可愛的退休老師。










OS:摺紙跟尺規作圖有關,厲害了吧!
最近的文章

自省

1.  不喜歡找理由,也因此自己這一關過不去。期末的模組三發表,自己實在有夠混。想狠狠罵自己一頓。警訊,慎之。

2.我討厭校務評鑑,和一堆哩哩扣扣的所有。

3.沒有人可以討論教學,讓我覺得有點恐怖。這種巨大的恐怖一點一滴侵蝕我。

4.這個學校最不缺的就是八卦,難怪我們都不用看八卦雜誌。

5.我熱愛工作。#才怪

[讀書筆記]不乖

遲行許久卻讀得極快,這本書放在家裡起碼六年,卻在一周內即將看完。
很多面向思考的一本書,值得一看再看。

然而我想記錄下來的,卻是「內省」這件事。

我憤怒很久了,不管是對制度的憤怒、對不適任老師的憤怒、對自私的憤怒…逐次累積,逐層累積,累積成一個不斷抱怨同樣主題的自己。
看到最後一個章節,我深切思考著:我為何這麼憤怒?為何老是對同樣的人憤怒?卻對其他的人寬容?

愚鈍如我,僅能思考到「公平」吧。
我痛恨不公平。
初時,我尚能安慰自己說:世事沒有件件項項都是公平的,如若妳能多承擔一些又有何不可?多做多得,那些經驗畢竟不會偷渡到他人身上去,終究也是他人奪不去的,就多做一些何妨?
所以,我到何時才感覺到不甘與憤怒呢?
我細細思索。
多半是,當她暗示性的要我多做,隱晦的說她不願多承擔,非為行政,她終可自由。卻忘了身為一個老師應當負起的責任。
也因此,我開始斤斤計較,開始公私分明,開始變成一個自己都心虛的自己。

何必把情緒的鑰匙交託給他人呢?
怎麼才能掙脫這個討人厭的迴圈呢?
這是我第一個反思的問題。

【國文教學】國三下-禮記選/不食嗟來食

我上外加課的文意分析,不太會遇到小孩不太想聽的狀況,禮記選倒是第一次。國三下學期的課文對目前這群孩子來說,會覺得文本容易理解,但其中需要的分析能力,孩子們還是需要練習。容易因為文本好像比較簡單,而輕忽了其中的關鍵,造成閱讀理解錯誤。

上一節講解文意,學生懶懶散散,看起來應該是在原班聽過了,也聽懂了。

既然如此,今天早修就上比較分析,讓國三的小孩自己列項目比較分析黔敖和餓者。

以往,都是我抓比較的項目給孩子,這一次,我要求他們先用魚骨圖(對比概念)先列出黔敖和餓者的比較項目。我舉例「財產」,黔敖有財產,餓者沒有,為什麼?從哪裡可以看出來?孩子回答以後,再請他們自行比較,並記得老師最後會問你:「證據在哪裡?請從文本內找出來」。



學生寫的項目:口氣、前後態度






學生寫的項目:錢、服裝、禮貌、固執






學生寫的項目:錢、衣物、食


1. 學生提出來的項目,有部分是財產的相關詞,例如:衣物、食物。另外一類學生會提出來的,跟文意分析相關,例如:口氣、態度、固執。

2. 詢問黔敖的口氣如何?從文本找證據出來。還是有學生理解錯誤,認為黔敖的口氣很好,或是態度很好。請孩子從文本中找證據支持他的想法,他才會發現自己找不到。最後另外一個孩子找到「嗟!來食。」這句,並解釋了為何這句話代表黔敖的口氣很差。

我覺得用這種方法比不斷的講述還好,容易發現學生誤解文意的問題點,或者是孩子為何會理解錯誤。

舉例來說,孩子對於「揚其目而視之」都能夠將「揚」解釋成抬起頭,但說不出為何抬起頭就能夠代表餓者的態度不好。我反覆示範了幾次不同的抬頭動作,讓他們去思考,「揚其目而視之」這個文本證據是否能夠證明餓者的態度很差?

最後我們討論出來,證明餓者態度不好的原因,是他除了抬起頭看黔敖以外,還說了一句「予唯不食嗟來之食,以至於斯。」這樣兩句話才能證明餓者對黔敖的食物很不屑。

3. 讓孩子從文本中去解釋人物的想法,這也是我希望訓練學生擁有的能力。例如我們在討論兩人前後的態度,孩子們會認為餓者沒有態度。於是我就問了,餓者一出現有沒有做什麼動作呢?那些動作帶出來的情緒,就是一種態度。

於是再經過反覆的討論之後,學生決定「蒙袂輯屨」這個動作,給人的感覺是餓者非常虛弱;「揚其目而視之」則是不屑的態度。

4. 從分析表的脈絡中,反問學生:為何我們會覺得餓者很固執?而不會覺得黔敖很固執?孩子們自行添加了一個項目…

往前走

原本是很不想承辦資優教育的。

多數的學校都是由輔導主任承辦資優教育,而非特教組長處理。因為資優教育有太多需要跟各領域專長的學科老師合作的經驗,需要更具手腕的操作模式。

或許這就是一個磨練吧!


身邊的學長、學姐們不是剛擔任主任職務,就是已經擔任主任職務多年,從南到北各縣市都有。前陣子在曉黎的臉書也看到已經擔任校長的學姐。


有的學長姐也已經在各領域發光發熱,不管是擔任講師、上電視接受採訪、或是承辦大型計畫,每每在研習的場合看到學長姐們,或是在臉書上看到學長姐們分享教學成果,總是有一種自己起步太晚的焦慮感。

今天聽完了資優增能研習,回頭想一想。就回歸到自己的身上,消弭那些焦慮。就作自己能力所及,可以幫助學生的事情。


為「每一個有特殊需求的學生」貢獻所長,盡力而為。

還記得多年前,毓儒老師跟我說的「老師是一個影響力最深遠的幸福工作,一年影響30個學生好了,到你退休之前,想想看妳可以影響多少人?有什麼行業比老師更幸福呢?」



#謝謝那些曾經關心啟發我的前輩
#努力往前走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