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本位

今天中午,陪小孩背書。

「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。香遠益清,亭亭淨植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」
僅僅是這樣的段落,小孩從默背、到默寫、到默寫全對,足足花了三天以上的中午午休。
每一個對他都是關卡,默背通順了,不一定寫得出來,一個字一個字的記字形,才能默背到全對。



但他還要應付的不只如此,國文老師要求的是整段,就是從水陸草木之花開始。

國文老師篤信棍棒之下出孝子,所以這個小孩一直都是老師口中的不受教名單。

「他就死不背書.....」

我只能笑著面對國文老師的指控。



小孩在中午背書時,是笑著的。

三個孩子在我這邊,邊背邊閒聊。

「老師,我們班很多人被打,背不好就被打。尤其是OOO,他被老師打得最大力。」

「70幾分的被用書輕輕敲頭,30幾分的才用棍子打。我還曾經考過10幾分。」

「哪有,是80幾分的被敲頭,70分以下就用棍子打。」



「所以,你這麼努力背,應該可以不要被打吧?」同事問。

孩子搖搖頭,一貫沒什麼自信。

「我每天背一點、背一點,希望這一次可以被打小力一點。我想知道被打小力一點的感覺是什麼。」

孩子是笑著說的,但我覺得有點心酸。



我只想說:這世界上真的有怎麼背、怎麼忘的孩子。

而這世界,回應我的是:教育界永遠不會缺乏的是,本位主義很重的老師。
最近的文章

加入思考活動

上禮拜上了侯惠澤教授的微翻轉卡簡單,很喜歡其中加入卡片的思考活動。以前總是讓學生分組討論(2人一組),但學生們很容易沒有想法,或者乾脆零互動,被其中一個人主導發言。所以,這一次在上 語文精進教材 模組四—特徵說明文的時候,我就加入卡片活動。





上到特徵說明文的段落,講解了說明文架構--主題、說明(分為定義和特色)、結語,並解說什麼是定義,什麼是特色。接著公布題目,發下卡片,小組不討論,學生自己寫出定義和特色(1分鐘),然後再小組討論。

我自己覺得活動節奏沒掌控好,因為前面花了太多時間,所以到了這個主活動的時候,已經只剩下10分鐘不到。學障孩子又不是只給他們1分鐘就能順利產出的,所以我偷偷放水給了2分鐘,還走到卡住的二人小組那邊,給了不少提示和鼓勵。

後來下課後,我看到孩子的作品時,我覺得他們寫電風扇的定義,表現得還不錯。但我應該把重心放在小組討論,讓他們交換卡片後,彙整成小組答案。卻太心焦,把重點放到下一個石器時代去,沒讓他們好好把電風扇這個主題做完。太可惜了!(順道一提,用卡片操作活動,我覺得真的蠻不錯的,即使學障生寫得慢,但事後可以檢視每個學生當下的想法,而非一直灌輸老師的想法給學生。)








然後,我也想到,之後在上下一課的詞彙時,可以用卡片給學生一些活動變化,重點要放在「引導學生思考、思考、再思考」。
加油!

【資優教育】免修、縮修和跳級

連假之前,到特教資源中心研習了資賦優異的主題「免修、縮修和跳級」。
一直以來,以為這些服務都還停留在法令階段,豈不知資賦優異組的承辦老師,已經研擬一整套蠻有系統的方法,讓資優學生可以依法申請這些服務。
雖然承辦資優業務,真的有很多細碎繁瑣的事情(那個IGP真的讓我很想殺人),但也讓我這個井底之蛙學到不少。

我總是相信,老天爺會給我的考驗,總是我能夠承受起的。也還好我的貴人運蠻強的,資優小屁孩雖然真的很屁(嘴巴很壞),但他的家長很不錯。爸爸發現自己的孩子在英文課上看中文小說,想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很優秀,也不是老師不盡責,而是來跟導師溝通,希望孩子至少在課堂上有學習目標,不要擁有特權。
後來教務處真的把孩子找去測模擬考題,發現孩子程度真的很好,也才發現這個孩子在班上有特殊需求:在原班課堂上,替他設定高目標的需求。
免修、縮修和跳級,其實就是給資優生的需求服務,不再用齊一的標準去要求每一個有特殊需求的學生。
特殊教育法的規定,讓特殊生服務的彈性越來越大,這一點我真的很敬佩修訂這些法令、申請辦法的老師們。沒有他們訂立這些前瞻法規,我們即使再辛苦拓荒,耕作多年仍是荒地,長不出任何東西來。

***               *** 即使肯定免修、縮修和跳級這些服務,我覺得資優小屁孩應該不會申請,他爸也不會讓他申請。
我也不認為有這些服務,資優生就一定得申請。
申請了免修、縮修,就等於這些時間要出來自主學習,少了學習跟他人合作的機會。跳級,孩子需要應付的是不熟悉的環境和朋友,資優生的敏感特質更容易受波動。
更何況,我相信未來的世界不是「智力」取勝,而是「能力和素養」決定一切。這個學生如果沒有非常迫切的課題需要自主學習,我還是會建議學生在班上,由老師設定高目標給他。

今年,我的個案量比較少,比較有一點點力氣可以放在資優生身上,但我也在思考,要放多少的心力才對?
資優教育在特殊教育裡是弱勢沒錯,但它的光環太亮,我不用出手,就有很多人想關心。要給多少心力,才不會有讓孩子抗拒而產生反作用力?這都是我得學習的課題。

開學雜事

<>之一<>


新婚的同事請了婚假14天,感謝萬能的批踢踢教師版,我竟然貼文一週並完全絕望後,接到一個退休特教老師來電,說她有意願來短代。

有經驗的老師應該知道偏鄉的特教代課有多、難、找!
即使退休老師一週只能代12節,我都覺得是祖上積德,平時管小孩很嚴,所以有積蠻多陰德的,老天待我不薄。

<>之二<>

校內唯一一名語資生,七下鑑定出來,我手上因為有九個身障個案,所以晾他晾蠻久的。一方面也是完全沒授課,即使知道他有點傲慢,態度需要刁,公主導師也不太OK,但我還是晾著他。
上週五家長日,本來想跟家長談這小孩的態度問題(小孩嘴巴很壞,會貶抑班上其他孩子),忐忑半天,還連續兩天沒睡好,一直思考著怎麼談、怎麼拿捏尺度比較好?
一談,家長很OK。
也順道從家長口中知道,這小孩在班上英文課(公主導師)是「自主學習」,把課本寫完以後,就拿中文小說來看。
家長來學校就是跟導師溝通這件事,希望即使要讓孩子看書,也請看英文小說。


後來,我跟家長說,也許我們可以幫這個孩子申請單科加速、縮修。
跟同事討論,同事覺得,這孩子需要培養情意能力,跟其他人合作的能力,並非一定要免修。(完全贊同)
未來的世界裡,他必定得跟人合作,不能自恃資優而忽略了培養這個能力。
也許之後我跟他的晤談,可以往「如何培養合作能力」談起。


<>之三<>

八年級疑似生,非常乖、非常認真的孩子,上了兩個多禮拜的課,我觀察到他很顯著的記憶很慢。不是學不起來,而是速度非常非常慢(我懷疑他有知動問題,但OT評估過,覺得不是知動學障),要他一模一樣的背註釋,非常困難。
今天午休,小孩自請來資源班背書,跟我閒聊,說上週因為沒通過國文老師的標準,所以被打了一下。
家長跟導師反應了,導師跟國文老師反應了,提出的方法是:小孩要在課本上反覆書寫,顯示他有認真想背,國文老師看到就會通融。
但我看了還是很不忍心。
這小孩連寫字都很慢,看著他反覆寫了6-7遍,而且還可能背不起來,就會覺得「幹嘛這麼折騰孩子」?
我在資源班六個解釋,還要通融讓他分兩段,三個三個背。原班的範圍這麼大,國文老師的標準這麼硬,特教老師只能嘆息。


而我更嘆息的,或許是:我對工作的要求是「盡力而為」,但我的「盡力」跟別人的「盡力」好像也有蠻大的差異。
所以是不是,我也要思索「怎麼培養跟普通班導師合作的能力」?尤其是那些,我並沒有那麼欣賞和信任的導師…

[研習記錄] 摺紙-數學

雖然還是挺手殘的,但是不得不說,摺紙活動真的比原先預期的紓壓。尤其是正八面體和正十四面體,超可愛的。



講師:新北市林口國中李政憲老師(上午場)、賴禎祥老師(下午場)

李政憲老師隨手都能把摺紙變成數學題目,或是用尺規作圖的原理融入摺紙中,真的很令人佩服。

賴禎祥老師一直要我們不要上傳,免得以後都沒有人要去研習了,真是一個可愛的退休老師。










OS:摺紙跟尺規作圖有關,厲害了吧!

自省

1.  不喜歡找理由,也因此自己這一關過不去。期末的模組三發表,自己實在有夠混。想狠狠罵自己一頓。警訊,慎之。

2.我討厭校務評鑑,和一堆哩哩扣扣的所有。

3.沒有人可以討論教學,讓我覺得有點恐怖。這種巨大的恐怖一點一滴侵蝕我。

4.這個學校最不缺的就是八卦,難怪我們都不用看八卦雜誌。

5.我熱愛工作。#才怪